当前位置: 挂牌藏宝图彩图 > 同福心水论坛 >

同福心水论坛

史铁生:去世是一个一定会降临的节日

发布时间:2019-01-26

不让往事把今天弄得脸色苍白

生去世

从雍跟宫地铁出来,一路犁开浓稠的雾霾,前往我跟友人约好的饭店吃饭。在夜色中,饭店灯火辉煌,垂挂着大红灯笼,看起来喜气洋洋的。再往它右手边看,是沉入黑夜中的公园大门,我心里跳出两个字:地坛。来北京的第一年第一天的第一件事件,就是来地坛看看。对我来说,它是不是昔日皇家祭祀之地并不重要,我是为了史铁生。

“著名作家史铁生未能走过2010年的最后一天。12月31日凌晨3时,59岁的史铁生因脑溢血在北京宣武医院逝世。”2010年最后一天,我看到这条消息,心里在说:“这不会真的吧!”心里拒绝否定,但同时我又想这对史铁生本人来说是一种解脱。我记得他的一张照片,他坐在轮椅上,对着镜头微笑,一根导尿管从身上始终往下接到轮椅旁边的尿瓶子。而在最后的日子里,他连起床的力气都不了,全靠着他夫人陈希米。我无奈假想这种痛楚:无力操纵的身体与清醒敏锐的大脑,这个太折磨人了。

2011年秋天,我终于去了地坛。它已经是精心维护的公园了。“四百多年里,它侵蚀了古殿檐头虚夸的琉璃,淡褪了门壁上夸奖的朱红,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,祭坛到处的老柏树愈见沧桑,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。”老柏树依旧愈见沧桑,野草荒藤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摆放的盘栽鲜花,川流不息的游客,聚堆锻炼的人群,但由于园子切实太大,仍然能感想到盛大的空旷。一边走,我一边想象史铁生当年是如何推着轮椅穿行其中,她母亲又是如何躲在后面跟着他,而他又常在哪棵树下寻思。我只能是设想,那时候史铁生已经逝世了多少个月。

“我在好多少篇小说中都提到过一座废弃的古园,实际就是地坛。良多年前旅行业还不发展,园子荒漠冷僻得如同一片野地,很少被人记起。地坛离我家很近。或者说我家离地坛很近。”我至今还能背诵《我与地坛》的开头,高中时第一次读到这篇文章,那种雀跃悠缓的语调,一下子吸引了我。跟随他,我神游了这座荒凉的园子,也随他沉思生命此岸与彼岸的意思。此后很多年,遇到很多人,他们都会提到最喜好的散文便是《我与地坛》,也因此想到地坛去看一看。

史铁生与夫人陈希米

当初的地坛公园

史铁生年轻时在地坛门口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挂牌藏宝图彩图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